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轮暴女拳手
轮暴女拳手

轮暴女拳手

(泰国,曼谷,一个地下拳击场)

  「芭萨丽!加油!」

  「芭萨丽!打啊,揍她!」

  一如高炉中沸腾的铁水,激动的人群以热情点亮了整个观众席。情绪高涨的人们欢呼着,向着场内正中央,唯一一片明亮耀眼的地方振臂狂吼。

  这是一场地下泰拳赛的最后决赛,一个叫芭萨丽的泰国本地女拳手迎战一位来自乌克兰的对手。

  目前,场内的人们正一边倒地支持着芭萨丽。除了芭萨丽是本地人,更重要的是,他们手里的赌券——人们几乎清一色买了芭萨丽赢。

  芭萨丽是当地的地下拳场里水准最高的拳手,击败过无数强敌。无论是身材高大的欧美人,还是体力更佳的黑人,甚至是轻量级的男性拳手,芭萨丽都没有辜负过观众们厚望。

  此外,芭萨丽的姿容出众,身材劲爆,占据观众主要组成的男性们自然会动到那方面的心思——据说芭萨丽身边从来没有男人,就连陪练也是女人。

  在当地,地下拳击并非是只属于赌徒或穷人们的爱好,它的观众中不乏有钱和权势者。其中,试图追求芭萨丽的大有人在——不过无论在台下如何努力,他们中也从未出现过捷足先登之人。

  又一次闪过对方的高踢,芭萨丽埋身一顿短击,对方差一点就失去招架之力——可惜第三回合结束的钟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观众中发出一阵嘘声,但他们的心情明显不错。很显然,下一个回合就是芭萨丽的胜利。

  人声渐渐平息,观众们正与芭萨丽一同静待着第四回合的开始。

  与对比赛结果的预期十拿九稳的人们相反,芭萨丽本人的内心却正泛起波澜。
  「第四回合,记住,你要打到第四个回合,然后输掉比赛。」

  这是「老板」的命令。

  「老板」是芭萨丽的恩人。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芭萨丽。

  甚至,芭萨丽根本不会活在这个世上。

  「老板」的话,芭萨丽向来言听计从。

  他既是最出色的教练——他教授的拳招精妙凌厉,很多招数就是现役泰拳王也不曾使用过。

  同时,他又是芭萨丽的恩公——六岁那年,芭萨丽的父母、朋友、家,一切都在一场武装袭击中付之一炬,是他从村子的废墟中找到了芭萨丽,供养芭萨丽成长。

  成为拳手后的这几年,虽然只有不多的电话联系,但在芭萨丽的心中,「老板」就是她的一切。

  她从不像其他的女人那样逛街、购物,也从不打扮与化妆,甚至,她总是留着一头短发,就是为了将时间省出来,锻炼体力和拳法——这个拒绝了寻常幸福的女人,只想一心为那个人打好每一场拳。

  每一次赛后在后台的短暂相会,都是芭萨丽最幸福的时光。

  可今天,他平时专用的席位空荡荡的。芭萨丽不否认自己受到了影响——否则,这种程度的对手,或许两个回合就可以KO了。

  热情的观众们——另一边是自己的恩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芭萨丽第一次在自己的人生意义和「老板」之间产生了摇摆。

  钟声响起,芭萨丽毅然作出了决断——她选择当一名拳手。

  也许「老板」会尊重这样的选择吧,因为他喜欢芭萨丽的拳,毋庸置疑。
  赛毕,向观众与教练简单致谢后,芭萨丽欢快地奔向后场。

  那里是「老板」每次与她短暂会面,鼓励她,拥抱她的地方。

  推开通向停车场的小门,一如既往地,「老板」的车就停在那里。

  面对「老板」,芭萨丽心怀愧疚地低下头,等待着他的鼓励和拥抱,或者是——这一次,他会责骂我吧?芭萨丽心想。

  出乎她的预料,「老板」竟一把拽住她,将她揽在怀里。与以往礼节性的轻拥完全不同,这次,他扶着芭萨丽的臀把她揽进了车里。

  「跟我回去。」

  芭萨丽点点头。

  回到位于市郊的山中别墅,「老板」什么也没有说,他拉着芭萨丽径直前往家中的宽敞浴室。

  一把芭萨丽推到墙边,「老板」给了她一耳光,然后一把扯开了芭萨丽上身的运动内衣——芭萨丽完全没有任何抵抗。

  「老板」愣了一下,他试探性地捉住芭萨丽的肩,把嘴唇凑近她的脸颊。
  芭萨丽羞红着脸庞,回递上朱唇——「老板」点点头,恍然大悟似的,冷笑着笑纳了芭萨丽的初吻。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

  他们一同沐浴——在宽大的浴缸里,「老板」就迫不及待地破了芭萨丽的身,摘走了她为自己坚守多年的贞操。

  即使是被粗暴地对待,被像牲口一样按倒在池边,从后面侵犯;又或是「老板」一时兴起地把芭萨丽的口鼻按入水面,还让她为自己口交,芭萨丽都毫无怨言。

  之后他们一起吃晚餐——在「老板」的房间里,芭萨丽赤裸着面对「老板」,与之一道用餐。

  芭萨丽有些不好意思,但「老板」显得很随意,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餐后,「老板」将芭萨丽推倒在床,再次享用了她强健却又不失起伏有致的身躯——在轻量级拳手中,芭萨丽是身材最好的,除却身高的因素,她的身姿几可媲美模特。

  这次,「老板」的手法更加粗暴,他甚至会揪住芭萨丽的头发,用力抽打她的臀,按住她的头,将自己的粗长的阴茎贯入她的食道。

  芭萨丽仍旧没有任何反抗,她全心全意地为「老板」奉上自己的一切——她想象过这一天,却从未相信过会梦想成真。

  只是,芭萨丽隐隐有些不安,在「老板」的身下,她看到的「老板」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而残忍。

  将这一丝不安抛之脑后,芭萨丽撩开嘴边的头发,更加投入到为「老板」的口交中。

  芭萨丽是处女,只是她的处女膜早已在比赛中损毁,她本想对「老板」解释,可又作罢——因为老板没有嫌弃她。

  没有性交经验的她,自知不精于性事,却也尝试着用对一个拳手来说有点过于丰满的乳房包裹住「老板」的阴茎,试图让他获得「舒服」。

  又一次将精液注入芭萨丽的口中,「老板」点了点头,示意她换个姿势,趴向窗边——

  入夜,丝毫不见倦意的「老板」从衣柜中取出两副拳套,领着芭萨丽来到豪宅地下室里的健身房。

  「老板」的健身房里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标准的拳台。

  这样的场景对芭萨丽来说应该不陌生,但芭萨丽踏入健身房的一瞬间就汗毛骤起。她望向「老板」,却见他朝自己抛来一副拳套,又冲着拳台侧了下头。
  本能帮芭萨丽做出了选择,她戴上拳套,站到了拳台上。

  在她的对面,「老板」也戴好拳套,翻过了围绳。

  与芭萨丽过往人生中的每一场比赛都截然不同,她第一次站在没有聚光灯的拳台上——也因而得以看清那些正在朝自己吹口哨的观众们。

  一大群赤裸着上半身的壮汉围在了拳台四周,观赏着除了拳套不着寸缕的自己将要为他们上演的好戏。

  她一脸迟疑地望向对手——「老板」的拳头却已闪现在眼前。

  芭萨丽本能地侧身避开,回击——正中「老板」的上腹。

  还没等她说什么,「老板」的攻势连绵不绝地展开,一拳又一拳,那些都是他曾经教授过的招数。

  拳手的职业经历帮助芭萨丽集中了精神,她一时忘记了台下男人们下流的眼神和呼喝,专注于与眼前对手的对决。

  没有回合的钟声,这一轮较量持续了差不多正常比赛两个回合的时间。
  最终,还是芭萨丽明显占了上风。

  一记没有控制好力道的左勾拳,「老板」跌倒在地。

  肤色各异的男人们一阵嘘声,芭萨丽这才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想要上前扶起「老板」,却被他一把推开。

  「妈的。」

  这是芭萨丽第一次听到「老板」说脏话。

  「换你上。」

  拳套被丢向一个亚洲男人——但明显不是泰国人。

  芭萨丽惊疑地看着揉着脸颊的老板翻下拳台,坐到一旁,怒视着自己。
  没有犹豫的时间,芭萨丽的下个对手是一个比自己高一头的健壮男人,他的重量级至少比她高一级。

  面对他的重拳,芭萨丽一上来就明显落于下风,她根本无法守住上盘——也许是出于轻视,男人还没有使用踢击——芭萨丽只能尽量躲闪。

  交战进行到差不多三回合的时间,面对芭萨丽灵活的步法,男人开始显得有些急躁。他开始大步地运动,注重正手方向的重击,而松懈了防守。

  一个简单的虚招,芭萨丽卖了个破绽,男人果然上当。落空的重击被芭萨丽抓住机会,一套组合攻击加上两记快速鞭腿——命中了他的小腿和侧腹。

  男子失去了意识,芭萨丽也累得跪倒在地。

  周围的男人们一阵哄笑。

  芭萨丽抬头望向不远处,可「老板」根本没有在意她的视线。

  「换你。」

  这次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黑人。

  重量级——已经无法目测出差距了,这个黑人是超重量级的选手。

  到了这一步,芭萨丽反倒有些释然,她丝毫无惧,深吸一口气,站起身,迎了上去。

  交锋不到一回合,芭萨丽就明白了一件事。

  刚才那个男人之所以没有用踢击,可能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拳击手。

  而这个黑人使用的是一套混合了摔角和街头搏击的路数——这个健身房里的男人们似乎各自拥有着不同的搏斗技巧。

  时间逐渐流逝,芭萨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她的拳击几乎无效,踢击也完全无法施展——对方的要害部位远高于自己踢击的高度。

  而且,她的闪躲也没有完全奏效。有限的拳台空间,限制了她的步法。这个黑人甚至数次抱住了她,或是抓住了她的腿,将她放到在地,不过每次都因芭萨丽及时在他面孔上施展的回击而被逼退。

  时间——芭萨丽自己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回合,她只觉得手臂越来越沉。
  突然,芭萨丽想起了什么。那是很久以前,和「老板」学拳时的一次有趣经历。

  思索间,黑人大吼一声扑了过来,而芭萨丽已是背靠围绳,避无可避。
  芭萨丽笑了,她向后跃起,竟然站上了围绳——这需要高超的平衡力——然后抓住对手的头,翻越过他的身体。

  被牵扯住头部的黑人壮汉正处于向前趴落的态势,与芭萨丽的扳动自己脑袋的方向背道而驰。

  在众人的惊叹中,芭萨丽艰难地赢下了第三场。

  她一脸喜悦地望向「老板」,想要看看他对自己以前教过的奇招做何感想。
  「妈的!一群废物!你们一起上!」

  破口大骂中,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男人们,或兴奋,或有些不耐烦地陆陆续续爬上拳台。

  而芭萨丽,则瞬间陷入了迷茫与绝望。

  她突然明白,「老板」今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惩罚。

  只为她赢了那场拳赛。

  看着围上来的男人们,她想到过放弃抵抗,但出于一个拳手的本能,她还是抬起了手臂。

  如同一群猫围攻着一只小鼠般,男人们将芭萨丽推来推去,不时对准她的腹部来几下重拳,或是用腿鞭扫她的下盘。男人们的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十,被他们围在中间,芭萨丽的身体显得娇小而轻柔。她数次被踢倒在地,被拳头击中背部和腹部,却总是挣扎着起身,摆出打拳时的守姿,护住头部,并伺机反击。
  最初,男人们还饶有兴趣地放任她一次又一次地艰难起身,但在「老板」的催促下,他们终于没有放过摔倒在地的芭萨丽。

  对着蜷缩在地面的芭萨丽,男人们用雨点般的拳脚招呼着她,结束了这场不到两个回合的围攻。

  两个白人一左一右地钳制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地面拉起,拖到走上拳台的「老板」面前。

  「老板」扭了扭脖子,然后一记重拳直接命中了芭萨丽不设防的胸口,然后是一记膝击,正中小腹。

  「你真能打——我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好徒弟。」

  他焦躁不安地抱住自己的头,退后几步,原地绕了两圈,然后又给芭萨丽一记直踢。

  「你知道这一场拳害我输了多少吗!」

  一记低鞭腿,袭向芭萨丽的下肢,将她整个下半身踢得悬空浮起——和她身旁的高大男性们相较,芭萨丽的身体实在是过于纤细,一如狂风中的细柳。因为被男人们挟着,她的上身依旧维持着原来的位置,只有那对乳房在不住地摇摆。
  「五亿!美金!」

  他摘掉了拳套,改用裸拳,在芭萨丽的腹部连续数击。

  「臭女人,我都忘了,你很抗打。」

  伸手从前向后抹去头上的汗水,望着浑身淤肿,还流着鼻血的芭萨丽,「老板」朝周围的人挥挥手。

  「这个娘们叫芭萨丽,交给你们了。」

  「yeah!芭萨丽!」欢呼声响起——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芭萨丽突然觉得这种声音有些熟悉,却又陌生。

  大量短裤被抛上半空,男人们以此拉开了这场盛宴的序幕。

  简短地商量后,他们两人一组,一前一后地把芭萨丽的身体夹在中间。
  托着芭萨丽累得几乎虚脱、无力抵抗的肉体,两个男人环抱着她的腰身,托着她圆润结实的臀,一脸淫笑地齐数着一二三,然后默契地将粗大的肉棒地一齐插入——想必他们已经用这个恶毒的法子蹂躏过不止一位女性了。

  少女的下肢被夹在男人们的胯间,显得无力而纤弱,粗大的阴茎残忍地在其间撕裂、开辟出一条通路,直达内部深处。

  少女的紧致的肉体被撑开,膨胀,肉眼可见下,芭萨丽的肚子被扩张至原来的两倍有余。尤其是其中一个黑人的阴茎,尺寸堪称恐怖。初经人事、且又没有前戏的芭萨丽根本容不下这样的尺寸,她不由痛得哭叫。

  随着男人们上下摆弄着她诱人的躯体,正因为极度痛苦而抽搐芭萨丽的小腹上鼓胀出一个恶心的肉瘤,一张一弛地在她的腹内蠕动。

  男人们大笑着,欣赏着这一幕,他们很清楚这种近乎于酷刑的性交手法被用在一个少女的肉体上时所产生的效用——再没有比这更直接的法子可以从一个年轻女人的肉体中榨取出乐趣了,哪怕那是一个肉体强健,意志坚强的年轻女人。
  不,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此刻正受到残酷蹂躏的女人是一个曾经勇于反抗他们的,甚至痛击他们的女人,这些残暴的男性们才会在这种折磨中找到乐子。
  其实在之前的两次性交中,「老板」本来就抱着想要狠狠折腾芭萨丽的意思,故意用了极其粗暴的手段来与她交合。换做是一般的女人,恐怕早就求饶了。就算是身体比一般人强韧的芭萨丽,阴道也不免擦破了几个小口子,只是出于对「老板」的恋慕之心,她才没有抗拒,咬牙坚持了下来。

  而现在,在没有任何润滑措施的情况下,就着胯部淤积的汗液,男人们强行侵入芭萨丽的身体。粗硬的阴毛沾满了汗水,在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中与阴道口产生剧烈的摩擦,反复打磨着那里柔嫩的肌肤,将少女肉体最脆弱的地方磨损得千疮百孔。随着汗水中所蕴含的盐分渗入,更是钻心痛楚,芭萨丽痛苦地呼喊着。她想要呼喊「老板」的名字,却被一张黑人的大口堵住了嘴——然后是一条令人恶心的湿热长舌突入了自己的口腔。

  悲愤至极的芭萨丽别无选择,她的心一横,下颚用力一顶。

  黑人大喝一声,从他的口中和芭萨丽的下身同时涌出了血液——不知是因为黑人用力过猛导致芭萨丽咬伤了他的舌头,还是因为芭萨丽咬伤了他的舌头在先,导致黑人没有控制好力道。

  嘭的一声闷响,愤怒的黑人张开胳膊,抡直了手臂,给芭萨丽的侧腹来了一记猛拳。

  芭萨丽咳出一口鲜血,身体因痛苦和巨大的力量倒向一旁。正深深插入在她的肛门中的阴茎被扭过一个别扭的角度,在芭萨丽身后的男人痛得忍不住大叫一声,赶忙拨正芭萨丽的身体——同时狠狠地在她大腿内侧最柔软的地方报复性地猛掐了一把。

  从疼痛中缓过来的黑人吐了一小口血。确认自己的舌头没什么大问题后,他揪住芭萨丽的头发,把她的头向侧后方一扯,逼迫她仰起头——这样,身体远高于她的黑人就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痛苦的表情,用和刚才一样的势头来干她。
  「小妞儿,你,不错!」操着一口蹩脚的泰语,怨气冲天的黑人把芭萨丽的一条腿抱在腰间,让自己的下身挺入得更加顺畅。使得每一下都能够重重地撞在她的子宫口上,让她随着自己的插入向上挺动身子,再趁机按着她的头,把她压下去,和自己迅猛冲击的阴茎来个最直接的正面迎击。

  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快要被撕碎的芭萨丽再无逃避和挣扎的机会。在阴道与肛门同时被撕裂的双重剧痛中,她一时痛昏了过去——又在男人给她的响亮耳光中醒来。

  「哈哈,多谢老板啦!你场子里的妞儿都有够正点!」一个男人操着粤语向场边的「老板」致谢,同时见缝插针地在芭萨丽前后的男人中间,把手伸进去大力地揉捏着芭萨丽的乳房。

  男人们的语言、口音各不相同,不过好歹都能说一点英语,交流倒也算顺畅。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芭萨丽的身材和容貌,商量着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把芭萨丽捆在桌子或是什么健身器械上干——这样就可以充分利用她上半身的「位置」,比如那对丰满的乳房和她的嘴唇与口腔。

  望着芭萨丽的方向——在十多个粗壮男人的包围下,「老板」只能看到她从人群中奋力伸出的一条胳膊——「老板」将冰袋敷在自己的痛处,坐在一旁怒气冲冲地旁观着这一切。

  又过了一会儿,就连那条胳膊也瘫软了下去,落入到人群中——「老板」这才失去了兴趣。

  「别把她弄死了,完事后送到地下室,交给阿虎。」

  甩下这句话,「老板」头也不回地出了健身房的门,再次前往位于二楼的私人浴室。

  浴室里,泡在冲浪浴池中的「老板」把头枕在池边,闭目养神。

  他回想着芭萨丽之前在这里被自己压在池边后入时的反应,冷笑了一声。
  「外面都传你是个多清纯的女人,原来早就盯上我了。」

  突然,他坐起身来,侧耳倾听着什么——明明与地下健身房相隔甚远,可他总觉得可以隐约听到从那里传来的叫喊声。

  也许是幻听——当他闭上眼再次躺下,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刚刚才消退下去的怒意与性欲再度泛起,「老板」摇了摇用于呼叫下人的铃铛——他的保镖立刻出现在门口。

  「什么事,『老板』。」

  一时没拿定主意的「老板」想了一会儿,才想到了一个自己此时想要干的女人。

  「把今天输给芭萨丽的那个没用的婊子叫来——」想到芭萨丽的容貌,「老板」愣了一下,「——让她好好打扮一下。」

  经营了这些年,整个曼谷地下拳赛的圈子,不管是赛场、裁判,还有拳手,几乎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最关键的时候,却偏偏在这个女人身上栽了个大跟头。
  「他妈的,臭婊子——你得为我挣回这五亿美金。」

  他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

【完】